大力協同 共建共享  開創核安全公眾溝通工作新局面

發布時間:2020-01-06

近日,中共中央印發《關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 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要求堅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制度,保持社會穩定、維護國家安全。

核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關乎行業發展,關乎公眾健康,關乎環境安全,關乎社會穩定。做好核安全公眾溝通,既有利于充分發揮社會監督作用,切實減少現實的核安全風險,又有利于促進公眾科學認識和理性看待核安全,營造良好的社會氛圍。因此,我們要從政治上思想上提高對核安全公眾溝通的認識,在實際行動中強化做好核安全公眾溝通的責任與擔當。

核安全公眾溝通的重要意義

做好核安全公眾溝通,是貫徹核安全觀的必然要求。2014324日,在荷蘭海牙第三屆核安全峰會上,習近平主席提出了理性、協調、并進的核安全觀。核安全觀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核安全領域的集中體現,是總體國家安全觀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核安全治理領域的重大理論創新,對核安全公眾溝通工作具有重大指導意義。

落實到核安全公眾溝通方面,理性就是要加強核安全知識的宣傳普及,引導公眾理性認識核安全工作,理性看待核安全風險,理性參與核安全決策。協調就是要協同各方面力量,兼顧各方面關注,注重區分不同認識水平和關注方面的公眾,科學研究、統籌謀劃、分類施策,全面系統推進核安全公眾溝通進程。并進就是要讓公眾既認識核安全、理解核安全,更要引導其充分發揮監督和支持作用,積極參與核安全、維護核安全。

做好核安全公眾溝通,是推進核安全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現實途徑?!稕Q定》要求,要建設人人有責、人人盡責、人人享有的社會治理共同體,加強國家安全人民防線建設,增強全民國家安全意識,為核安全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提出了新要求。長期以來,我國積極探索推進核安全治理現代化。核安全公眾溝通連接著政府、行業、公眾三大主體,直接關系到核安全治理成效,是推進核安全治理現代化進程的關鍵環節,必須扎實推進,確保實效。

做好核安全公眾溝通,是落實《核安全法》的法治要求。20179月,《核安全法》頒布,設立信息公開和公眾參與專章,對核行業主管部門、監管部門、核設施營運單位提出了明確要求,為保障公眾知情權、參與權和監督權夯實了法治基礎。因此,政府部門必須依法履責、依法盡責,核設施營運單位必須依法公開核安全信息,開展核安全公眾參與,加強核安全宣傳,社會公眾應該積極參與核安全監督,自覺抵制核安全虛假信息,以實際行動爭做核安全法治的忠實崇尚者、自覺遵守者、堅定捍衛者。

做好核安全公眾溝通,是保障核事業安全、健康、可持續發展的客觀需要。當前,我國運行核電機組47臺,居世界第三,在建機組數15臺,居世界第一,全球三代首堆安全調試運行,民用研究堆19座,核燃料循環設施18座,在用放射源14.3萬枚、各類射線裝置18.1萬臺(套),擁有一定的規模優勢、技術優勢和產業優勢,具備了從核大國向核強國邁進的基礎性條件,也是難得的歷史性機遇。然而,涉核鄰避問題由來已久,近年在我國時有發生,部分公眾網民談核色變,核安全公眾溝通已成為我們必須面對的歷史性、全球性、時代性課題,必須抓好抓實抓出成效,為保障核事業安全、健康、可持續發展營造良好社會氛圍。

做好核安全公眾溝通,是維護負責任核大國形象的客觀需要。核安全公眾溝通,是全球核安全治理共同關注的重點,世界各核能發展國家均為之作出積極努力。國際原子能機構在《基本安全原則》《促進安全的政府、法律和監管框架》等文件中,提出建立適當的通報機制”“以公開和廣泛參與的程序咨詢相關方意見等要求;美國核管會在《原子能法》中明確了鼓勵原子能科學和技術信息的傳播的指導原則,并通過《信息自由法》《陽光政府法案》等文件明確有關程序。我國在《核安全法》中設立專章,發布《環境保護部(國家核安全局)核與輻射安全公眾溝通方案》,首次以政府白皮書形式發表《中國的核安全》,分享核安全的基本原則、政策主張和監管實踐,展現了負責任的核大國形象,贏得國際社會積極評價。下一步,我們將進一步深化核安全公眾溝通實踐,向國際社會闡明倡導構建核安全命運共同體的決心和行動。

當前核安全公眾溝通的主要形勢

近年來,各級政府和涉核企事業單位落實《核安全法》要求,依法開展信息公開,廣泛組織科普宣傳,深入推進公眾參與,推動核安全公眾溝通取得顯著成效,營造了全行業、全社會共同維護核安全的良好氛圍。

一是公眾溝通體系更加健全。建立中央督導、地方主導、企業作為、公眾參與的核安全公眾溝通機制,建立科普宣傳、公眾參與、信息公開、輿情應對、融合發展的工作模式,逐步構建上下聯動、左右協同、多方參與的公眾溝通體系。針對核電、核技術利用、電磁輻射等領域制定工作指南,指導公眾溝通工作規范化開展。

二是信息公開及時規范。政府部門依法加強政務公開,建立新聞發言人制度和媒體定期座談交流制度,開展核安全重大政策信息解讀,及時發布許可審批、監督執法、總體安全狀況、輻射環境質量、事故事件等權威信息,增強政府工作透明度。涉核企業主動及時公開核安全管理規章制度、核設施安全狀況、流出物和周圍環境輻射監測數據、年度核安全報告等重要信息,發布生物多樣性保護報告,積極回應公眾關切。

三是科普宣傳推進有力。在全社會廣泛開展核安全宣傳教育,建設國家級核科普教育基地,積極開發公眾宣傳設施和工業旅游項目,納入領導干部培訓和青少年教育體系。組織召開核能公眾溝通大會,借助“4·15”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六五環境日、“8·7”核行業公眾開放體驗日(周)平臺廣泛宣傳,開展媒體核電行、魅力之光杯全國中學生核電科普知識競賽、全國高校+X”創意大賽、核能科普院士采訪系列活動等,推動核安全科普知識進學校、進社區。搭建科普網絡及新媒體平臺,創新核科技展、核電婚紗照、科普機器人等宣傳形式,拉進溝通距離,增強與公眾情感聯系。

四是公眾參與全面有效。堅持平等、廣泛、便利原則,建立公眾廣泛參與的機制,地方政府和核設施營運單位通過問卷或網絡調查、聽證會、論證會、座談會等形式,就事關公眾利益的重大核安全事項充分征求意見,保障公眾知情權、參與權、監督權。

在充分認識成績的同時,我們也要看到,當前核安全公眾溝通形勢仍然嚴峻,工作中還存在一些不足。一是公眾恐核心理仍然存在。雖然通過近年來的努力有所改觀,但公眾恐核”“懼核的局面還沒有得到根本性扭轉。二是新媒體時代的輿論傳導邏輯更加難以把握。在信息網絡化環境下,一些不完全客觀的觀點可能在短時間內引起輿論發酵,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爆發。涉核信息尤其敏感,更應高度警惕,及時引導,有力應對。三是核安全公眾溝通的合力尚未完全形成。在公眾溝通中,核行業主管部門、核安全監管部門、地方政府、涉核企業、社會組織都有各自角色和定位,任何一方的缺位或后進都可能形成木桶效應,影響整體效果。當前工作中或多或少存在不統一、不協調的現象,資源力量分散,需多方參與、加強融合、共同努力。

進一步加強核安全公眾溝通的對策建議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進入了新時代,中國核事業進入了安全高效發展的新階段,中國核安全事業進入了高質量、高水平發展的新時期。核安全公眾溝通是一項長期性、基礎性、系統性工作,需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貫徹理性、協調、并進的核安全觀,尊重并把握核安全公眾溝通的客觀規律,堅持法治規范、責任明確、方法科學、形式創新、公開透明、共建共享的原則,共創核安全公眾溝通工作新局面。

一是構建一個科學合理的頂層設計。在全國層面形成核安全公眾溝通長效協同機制,覆蓋政府部門、企業集團、社會組織、高校院所和媒體,進一步凝聚共識,統籌全局,形成合力。修訂核安全公眾溝通工作辦法,進一步明確和層層壓實政府、企業等的核安全公眾溝通責任,推進信息公開、公眾參與等工作標準化、規范化。建立核安全公眾溝通評估機制,充分發揮協會、學會等的專業優勢和平臺優勢,廣泛開展核安全公眾溝通活動。

二是形成一套科學規范的工作方法。深化對全國核安全公眾溝通狀況和面臨問題的全局性、基礎性研究,推動公眾溝通方式由灌輸式單向宣傳向互動式雙向溝通轉變,由單一化向系統化轉變。強化對不同地域、不同社情、不同群體的公眾溝通策略研究,強化跨區域核安全公眾溝通對策研究,推動公眾溝通工作精細化、科學化。將核安全公眾溝通與普法宣法等活動相結合,弘揚依法治核理念,推動民情民意民愿通過法治渠道得到充分表達和尊重。加強地企利益分配、核設施周邊群眾利益補償等研究,推動公眾對核安全的印象由恐核”“懼核核你共享轉變。

三是打造一批影響廣泛的宣傳品牌。做強做優魅力之光”“+X”“核安全文化進校園、進高校、進社區等核安全宣傳品牌,固化國家安全教育日、環境日、公眾開放日等長效化宣傳教育機制。拓展和創新符合全媒體時代特征的公眾溝通方式,讓核安全和核科學知識吸引公眾、走進公眾。深化地企合作”“企媒合作等公眾溝通模式,結合地方規劃和特色創新公眾溝通方式,開展多元化、有特點的核安全科普宣傳活動。

四是培育一支專業熱心的宣傳隊伍。打造核安全公眾溝通專業團隊,及時回應解讀公眾核安全關切,強化對地方和企業的科學指導。持續推動建設行業公眾溝通專業人才隊伍,定期組織開展核科普講解員大賽、公眾溝通工作征文等活動,激發積極性和創造力。加強與媒體記者的溝通交流和專業培訓,更好更多地講述核安全故事。加強核設施周邊群眾宣傳教育,改善硬件配套設施,凝聚一批了解核安全、維護核安全的周邊社會群眾。

五是弘揚自覺維護核安全的精神文化。大力弘揚核安全事業高于一切、核安全責任重于泰山、嚴慎細實規范監管、團結協作不斷進取的核安全精神,弘揚核安全監管人員精神風貌,展現專業本領強、安全素養高、人民信得過的核安全鐵軍形象。持續深入開展覆蓋全行業、全社會的核安全文化建設,將核安全文化融入生產、經營、科研和管理各環節,讓核安全文化轉化為從業人員的自覺行動,轉化為公眾對核安全的理解、支持和參與。

(來源:《中國環境報》,作者系國家核安全局副局長、生態環境部核設施安全監管司司長  郭承站)

 

 

极限平特肖公式 东方6十1开奖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和值走势图百度 广西快乐十分玩法与奖金表 河北11选5走势图 st科龙股票行情 黑龙江快乐十分推荐号码 幸运飞艇能提现吗 幸运飞艇 内蒙古快3走势图形态走势图一定牛 黑龙江福彩p62玩法